您当前所在位置: 首页 > 法院文化 > 法官随笔

娘若安好,便是晴天

来源:   发布时间: 2015年12月02日

  娘几乎与共和国同龄,种了半辈子地,斗大的字不识几个,所以对有文化的人特别敬重,最后嫁给了穷得叮当响却识字解文的爹。

  爹中专毕业后,长期在矿山工作。娘独自拉扯着我们兄妹,吃尽了两地分居的苦,却从不肯向外人提及。

  作为家中的长女,犹记得童年的下雨天――雷在夜空中声声炸响,娘冒着瓢泼大雨,深一脚浅一脚去生产队记工分。就是这样辛苦劳作,到年底我们家分的粮食也不多,幸好还有爹的工资接济。

  好在没几年,实行了大包干责任制,我们家也分了不少地。 别人家的孩子上不了几年学,就下来种地了,娘却坚持要我们读书。

  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。我们很小就学会了洗衣做饭收拾家,放了学就去割牛爱吃的草,暑假里整日陪娘在田地里劳动,晒成黑铁蛋也不在乎。

  现在看来,那些童年和少年时光,由于爹爹常年在外,确实很苦;而我们当时没感觉,因为有娘在。转眼到了高考,我和哥哥同年考上了大学,妹妹也考上了高中。爹娘为我们开心的同时,也为我们艰难地操持着求学费用。我大学期间,兼职过不少家教,只想减轻家里的经济负担。

  大学毕业后,依着娘的强烈要求,我放弃了留在大城市的梦想,回到了家乡。之后,竟阴差阳错地成为了一名法官,并顺利地与一位品学兼优的青年相恋、结婚、生子。

  2002 年底,法官生涯半路出家的我,考上了山大的法律硕士。此时爹娘也日益年迈,为了方便互相照顾,我说服二老搬到了我所工作的小城。爹很快融入了城里人的生活,娘却开始了她农村人进城的苦乐年华。

  娘这辈子勤快惯了,见我们整天忙忙碌碌,很为自己无所事事烦恼。除了我们,她在城里没几个相熟的朋友,过得很是苦闷。在帮我们带了几年孩子后,她不顾众人反对,坚决要求外出打工。

  娘曾经到离家很远的某公司摘拾过蚕茧,据说工钱很高。但她看不懂城里的交通信号,一天骑自行车左拐弯时,被经过的面包车撞翻在地。

  幸好没大碍。但为了以后的安全计,我们激烈反对她外出打工。最后,娘选择了妥协,答应在不需穿过马路的家附近找活干。

  娘曾经在家缝过手套、穿过鞋带,直到眼睛看不清了才放手。这段日子她挣钱不多,却过得很舒心很快乐。

  娘曾经给人串过肉串、套过纸袋,只是这样的零活不常有。我曾经到她工作的地点去看她,见她与一群老太太一起,边干活边说笑,有时传出的笑声很大很响亮。

  娘曾经干过家政、当过环卫工人,却因为这样或那样的原因,经常与客户或同事发生小摩擦小冲突,然后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向我倾诉。

  亲娘呵!开始我还能保持冷静,听久了就会烦躁,让你别干那些活了,我们养着你!每当这时候,娘就不说话,像个孩子似地看着我,颇有些意味深长。但在我走后,又偷偷去干那些脏活累活。

  这种断断续续却周而复始的日子,直到娘前年下半年生病才停止。那时她在所住的小区打扫楼梯,腿突然不听使唤摔倒在地,想喊又喊不出来。经邻居们发现,叫来爹送往医院,查出患了脑血栓。

  这种病虽是老年病,却也与常年劳累有关。幸亏发现和治疗及时,娘才保住了一条命。但她再也不能从事重体力劳动了,连去菜市场也不能连续走上半小时。

  娘住院期间,爹连急带累,高血压发作也住进了医院。我们兄妹轮流请假,陪护了近二十天才好。娘进城多年来挣的钱,不够她这次生病一次花销。

  一百岁,要爹娘。而柔弱的娘一再在生活中要强,令我们当儿女的心酸。我们将上述道理,慢慢说与她听,最终娘接受了她已老了的现实,看起来很是痛苦和无奈。

  现在工作间隙,我回到家中,见到娘或忙里忙外,或坐或卧看电视,与她搭上把手,吃着她做的饭菜,再聊上几句,满腹的心事就会烟消云散,浑身轻松地投入到工作或生活中去。

  娘若安好,便是晴天!

关闭
友情链接
版权所有:高密市人民法院 ICP备案号:鲁ICP备13032396号
地址:山东省高密市康成大街东首 电话:0536-2678000 邮编:261500